户外的“距离”

来自: 瞭望东方周刊 收藏 邀请

国外慢跑运动起步早,人口基数大,就像家常便饭,周末更是处处有比赛。中国的跑步人群还远远不够,不过差距正在日益缩小

阿尔卑斯山区,海拔3000~4000米的雪线附近,生长着一种野花---“高山玫瑰”。18世纪,这里流行一种风俗:当地小伙向姑娘求爱,为表示对爱情的忠诚,必须战胜重重困难,勇敢地攀上山崖,采来“高山玫瑰”献给自己心爱的姑娘。

后来,这种当地的登山活动发展为广受喜爱的项目,这是户外运动起源的一个美丽传说。

20世纪80年代,户外运动由欧美传入中国。

职业技术学校里的户外课程

除了民俗中的传说,户外运动还有另一种科学探索起源说。

18世纪中期,阿尔卑斯山以其复杂的山体结构、气象和丰富的动植物资源,吸引着越来越多的科学家的注意。1760年日内瓦一位名叫H·德索修尔的年轻科学家在考察阿尔卑斯山区时,对勃朗峰的巨大冰川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然而,他自己攀登却未能成功。于是,他在山脚下的沙莫尼村口贴了这样的一张告示:“为了探明勃朗峰顶的情况,谁要能攀上它的顶峰,或找到攀上顶峰的道路,将有重金奖赏。”

布告贴出后,没人响应,直到26年后的1786年,才由沙莫尼村的医生邀约当地石匠巴尔玛,结伴于当年8月8日攀上勃朗峰。

一年后,德索修尔自己携带仪器,由巴尔玛作向导,率领一支20多人的队伍登上了勃朗峰。英国大百科全书“登山”条目下,采用了这种说法。

此后,传教士为了传教,不得不穿越山区;科学家也开始走入山区,从事自然生态研究;一些拜工业革命所赐而形成的实业家等社会新阶层,拥有一定资金后也开始追求新鲜刺激,登山逐渐成为一种新的休闲方式。

1857年,世界上最早的户外运动俱乐部在德国诞生,这个以登山、徒步为主要运动项目的民间组织是现代户外运动俱乐部的雏形,也是如今户外学校的起源。1989年新西兰举办首次越野探险挑战赛后,各种形式的户外活动和比赛在全世界如火如荼地开展。

原中国登山队教练孙斌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中国户外运动和发达国家的水平差距至少有几十年。”

1994年,30岁的天津医生海星技术移民新西兰。他花了两年时间在新西兰的职业技术学校专门学习了自己喜爱的户外课程。

“我读的学校不是专业的户外学校,而是一所普通职业技术学校。”海星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学校的性质类似中国的职业学校,人们可以在这里学习维修、汽车制造等种种课程。

旅游专业当年开设两个班,一是旅游会计方向,第二则是海星参加的旅游向导方向。

课程设置超过20余项,包括基础紧急抢救,法律法规---森林法、交通法等学习,野外生存以及如何寻找旅馆等等。

“我记得有一门课程专门教如何在野外煮咖啡,十分有趣,大多数同学都希望日后从事和旅游有关的商业活动,所以一些商业策划和客户体验的课程也受到欢迎。”海星在国内已是资深玩家,而对户外运动的系统认知,却来自30岁后在新西兰的学习。

从法国寄来1.5吨器材

1999年,来自阿尔卑斯山的法国人高宁(Serge Koenig)第一次在拉萨遇见康巴汉子尼玛次仁。

高宁在一次演讲中谈到,当时尼玛次仁已经有了创办一所学校的念头,希望能够培养一些西藏的少数民族青年和尼泊尔青年成为攀登喜马拉雅山的高山向导。这个想法立即让高宁产生共鸣。

这个项目,正是如今赫赫有名的西藏登山学校的雏形。作为当时的国际关系主任,高宁代表法国山地联盟与西藏方面签订了合作协议。

学校第一批学生是20多个16~20岁的壮小伙儿,他们自愿报名,根据身体素质和潜在能力通过选拔。这些学生基本上都来自珠穆朗玛地区定结县、聂拉木县的农民家庭。对他们而言,能够在拉萨学习,所有费用全免,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学生不仅接受职业教育,还要学习文化。但当时学校资源很少。学生们居住在简朴的木屋板房里,厨房是由一个老旧的露营帐篷改搭,教室没有暖气,由废弃的夜总会酒吧改成,耷拉着五颜六色的彩灯,一块板子钉在隔墙上,老师就在上面书写着教学内容。

其后好几年,后来曾任法国驻成都领事馆副领事的高宁经常会去拉萨教学,每年也会组织当地的优秀学生到法国国立滑雪登山学校参加培训。

鉴于登山器材对于实地培训的重要作用,高宁在法国号召公共募捐。几个星期时间就收到1.5吨重的登山器材,它们被全部寄到拉萨。

2000年,当地政府提供拉萨大学的一部分给西藏登山学校使用。临时预制的简单木板房建起来了,比起学校初创时的校舍可以说是“奢华”。2003年,西藏登山学校名扬全国:尼玛次仁和他的五名学生向导在中央电视台的摄影机下登顶珠穆朗玛峰。

此后,法国国立滑雪登山学校与西藏登山学校签订了为期5年的培训合作协议。如今双方合作的范围已经扩大到登山过程中涉及的各方面:向导、厨师、后勤、高山摄影、翻译等等,环保教育也列入其中。

2008年5月,西藏登山学校完成北京奥运圣火传递到珠穆朗玛峰的壮举。彼时已在四川就职的高宁,在办公大楼电梯间的电视里,看到尼玛次仁在以珠穆朗玛峰为背景的能量饮料广告中出现时,彷佛看到一个巨星短片。

“高宁和尼玛次仁的西藏登山学校无疑是个伟大的项目。它不仅推动了当地的登山运动,更改变了当地孩子的命运。”孙斌告诉《瞭望东方周刊》。遗憾的是,这个学校的辐射面有限,藏区学生成为最主要的培训人群。

2013年,孙斌终于实现自己的夙愿:成立巅峰户外运动学校。

学校是非营利性的社会组织,面向户外领队、高山向导以及各大学登山队等相对专业的人群。“这些人在户外运动中扮演着专业的领导者角色。而目前国内这一行业的现状让人担忧,带队者自身缺乏足够的专业能力,无从谈起更好地保障队伍和随行人员的安全。”

在边远山区的向导、领队以及大学生们,往往没有足够的经济能力参与户外培训课程,因此免费的学习机会是提高核心人群专业技能最直接的途径。孙斌希望通过这些人能辐射更多户外爱好者人群。

中国没有高山向导认证体系

Jane 和Bob是一对生在新西兰的姐弟,一个6岁,一个2岁。“Bob是我们带Jane去南岛露营时怀上的,他的第一次户外经历应该从没出生就开始了。”他们的父亲罗立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知名户外摄影师吉米·金告诉本刊记者:“我总是渴望探索外面的世界。我们家房子后面有一片很大的森林,我总是在里面追逐玩耍。我第一次和家人去美国西部旅行时看到洛基山脉,就知道我注定以后要与野外群山打交道。”

孙斌认为,在户外运动领域,中国与西方的差距是全方位的。整个社会对户外运动的认知以及接受程度天差地别:在国外,儿童从小就从各个渠道接受户外运动教育。家庭周末去登山是极为普遍的行为,同时很多参加童子军的孩子也能从中学习到野外生存的技能。

而在中国,大学以前孩子们的首要任务是学习,接触户外运动的机会微乎其微。

2013年1月第一期长春教育学院学报刊登了《国内外大学生户外运动的发展现状对比研究》一文,文章说:发达国家在学校开展户外运动较为普遍,把户外运动作为了必备的一种生活技能,在学校开展了很多利用自然环境而进行的活动,甚至作为教学内容。

当代中国大学生参与户外活动的内容形式比较有限,把野营、自行车运动、徒步旅行这三样作为户外运动的主要形式的人数,超过参与人数的1/2。而野营由于对必备用具和户外专业知识的要求,参与人数又低于自行车和徒步旅行。

另外也有小部分人群参与过攀岩、定向越野、航海、潜水、打猎、漂流、滑雪、皮划艇,人数不足总数的1/10,雪上的户外运动参与者更少。

户外运动对于国外的大学生而言是生活的一部分。每个年级在每个学期都会有至少一次比较隆重的户外活动,比如集体露营、集体跑步,而自行车运动、滑雪之类的活动则是几乎人人都参与过;对于打猎、划艇运动、攀岩、漂流、高山滑雪这类户外活动,国外大学生的参与人数也都超过1/3。

此外,在从业人员素质、技能培训、事故救援等各个方面,中外的差距也显而易见。

“在国外要成为高山向导,至少需要5年的资质,拥有丰富的经验,强大的理论支持也是必备的。”孙斌说。

每个国家都拥有自己的向导认证体系,为了提高各国向导的工作效率以及方便人才流动,国际上成立了UIAGM:国际登山向导协会联盟。该联盟共拥有20余家会员国,在其任何一个会员国取得认证资质的向导,都被其他会员国认可。目前中国并非该组织的成员。

2003年,孙斌在中国登山协会主持过一次针对国内向导认证的培训课程,“那次认证计划最后无疾而终。参与培训人员水平参差不齐,缺乏系统技能和知识是主要原因。”

慢跑人群直线上升

吉米·金的家在怀俄明州的杰克森。2011年冬天,他曾被困在家附近的山中,200英尺的雪崩轰然发生。“我真的非常幸运能够活下来。”他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这些情况让他总是考虑这么做到底值不值得。但他说,“如果没有户外,我不会觉得自己活着。”

这也许是每一个热爱户外运动者内心的矛盾和渴望。

今年9月,户外品牌The North Face在哈尔滨、沈阳、北京三地进行招募“全球最苦逼的工作”参与者。获胜者将获得6个月工作合同,薪酬为6万元人民币,还将跟随吉米·金共同进行户外探险,并有机会派往美国接受专业户外摄影训练。

参与招募活动的工作人员Season告诉本刊记者:“虽然对报名者的身体条件和专业背景没有门槛限制,但最终进入决赛的6名选手都有一定户外运动经历。徒手攀岩是决赛的一个项目,在没有保护的情况下,未经训练的人员很难完成。”

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尝试和参与户外运动。从此次活动的参与人群分析看,一部分完全没有户外经历的人也愿意挑战一些简单的项目。

 

运艳桥高中时喜欢上马拉松,进入大学后转移至耐力跑项目,他说跑步能给他带来快乐。2012年5月,他辞去国企的工作,成立了户外探险跑友会,从事跑步推广活动。

运艳桥说:“慢跑不需要什么技术,有氧运动是最简单的运动,随时都可以慢跑。”

几乎所有运动的基础都是体能训练,也就是以跑步为基础,所以慢跑运动在户外运动中占据一半以上的比例。

即便在慢跑这个最基础的户外运动中,国内外差距也较为明显。运艳桥说,国外慢跑运动起步早,人口基数大,就像家常便饭,周末更是处处有比赛。中国的跑步人群还远远不够,不过差距正在日益缩小。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本文作者2013-11-4 21:01
admindu
粉丝0 阅读349 回复0

精彩阅读

推荐视频

排行榜

专访

合作伙伴
联系我们
  • 联系电话:029-86691149(工作时间)
  • 活动QQ群:231650310
  • 客服邮箱:231650310@qq.com
  • 市场合作:231650310@qq.com
关注我们

绿众易行公众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陕ICP备11002826号